甘棠

弟弟上学抽烟被抓,记大过,回家反省。他在家的期间我在学校备考考研,今天刚考完出考场打电话回家,母亲才告知我。我问,我往家里打那么多电话,怎么就没察觉。父母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勒令他不许说话。突然难过了,我感受得到父母的爱意,我也心疼弟弟的无助。

刚给他通电话,这孩子说自己快抑郁了,现实和精神的高度不统一让他痛苦,反复折磨。我大笑着不在意的说,我都不抑郁你抑郁啥,姐姐的日子比你苦多了。然后在被子里听着弟弟说最近引起他心底共鸣的『城南花已开』哭的一塌糊涂。弟弟啊,姐姐的生活可糟糕了。但是我们还是得往前走不是,等等吧,快了,我快放假可以回家了,我陪你走你走不下去的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