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棠

复古台灯

   这台灯不似现在的模样,淡蓝的琉璃灯罩,不是很实的色彩,灯罩看上去朦朦胧胧,下身有一底座,半个球形,也是淡蓝的琉璃,承着中间一根金属柱子,柱子顶头就是灯泡,灯泡小小的,像水滴,可以触摸金属部分调节灯光,一共有三挡,它的年龄大概和我差不多大。

   我第一次见它,是在奶奶房间的电视旁,那时小得多,初见只觉得淡蓝色的灯罩,和发出来的暖光真好看,后来发现可以触摸变档。之后调皮如我,只要一有空就会钻到奶奶房间里,不管白天黑夜,打开这盏灯玩换挡,想来被我折腾那么久也没有坏,质量真是杠杠的。

   后来长大了倒也没那么手闲了,但看见的时候还是很喜欢,我读初二那年,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,上楼成了她的负担,大家做主把奶奶的房间搬到一楼,新搬的房间不是很大,许多东西放不下,像那把实木的太师椅最后就不知给了谁,台灯后来却在我家看到了,回家见灯放在家旁的电视柜,母亲说“奶奶新房间用不着,记着你喜欢这灯,叮嘱我拿回来给你”当时愣一愣,开心的我还反问母亲“我平时表现的是很喜欢的模样么?奶奶都看出来了”。

   高一的时候奶奶因病去世了,上学的我没赶上见最后一面,父母亲推后通知了我,之后又将我匆匆送回去,那个时候的我是怨恨父母的,我几度以为我的父亲不爱他的母亲,但却是长大许多之后才知道,父亲的伤心难过是不会给我看到的,他在我面前要永远的做那高山,为我撑住天地。

   这盏灯在之后黑夜中陪了我许久,陪我度过让人彷徨迷茫的高二,陪我度过因压力一度精神衰弱的高三,后来在我已经取得大学录取通知书,开心玩耍的某一天,兹啦溅了火花,闪了两下,就再也不亮了。这两年,我曾到城中的百货老店中,买过相同的灯泡给它换上,也细细检查过电路,妄想用自己的理科知识让它发亮,但它就跟我说再见了一样,就静静呆在那,不在发光,在经历过一次搬家之后,它就到了我书柜的底层,每次扫灰都有它的分,里里外外的擦,哪怕金属部分已锈迹斑斑,扔挡不了它淡蓝的琉璃身姿。

“老古董”

每次放假回家,扫灰就是头等大事,不然进了自己的房间没一处是敢碰的,打扫的过程中总会发现许多老古董,大到书柜底层不会再亮复古台灯,小到盒子里装着的那些年的纸条。自己怎么就那么念旧呢,明明搬过一次家,就是扔不掉,还不觉着多余的让它们占着我的房间,占着我记忆的一隅。进来真是闲着无事,只不过我不该这样闲的,人人都在往前走,我确不知自己的方向,往来我是随大流的,虽不知自己想要什么,但是别人有的,自己也会去拿一份,现在却不想了,我想知道自己心向往地方,然后去走去达到终点。反正也是闲着,倒想把老古董们的故事一个个写下来给自己看,练练手,打发打发时间。